logo

聯系方式

地 址: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西南工業園C區
電 話:0757-87660299;0757-87660199;0757-87660929
傳 真:0757-87660288
郵 箱:hy@huanyuxincai.com

在線留言

行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鋼鐵業產能過剩蔓延至高端領域
作者: 發布于:2013-10-11 14:45:22 點擊量:

就在鋼鐵業低端產能過剩廣遭詬病時,不少中高端產能也因供過于求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顱”。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鋼鐵大省河北進行調研時發現,在政府積極推進鋼鐵業產業升級、結構調整的背景下,鋼鐵企業爭相上馬中、高端項目,出現“汰小上大”、“汰低端上高端”投資熱潮。隨之而來的是鋼鐵產能越淘汰越高,迅猛擴張,產能過剩的類型也由過去低水平產品重復建設蔓延到高水平產品。

 

 

 

在近日召開的“2013年國產鐵礦石產業鏈高峰論壇”上,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秘書長劉效良也指出,按照合理產能利用率80%計算,10大類

鋼材品種中,只有鍍鋅板、棒材和鋼筋達到合理產能利用率,其它鋼材產品產能處于過剩狀態,尤其是型材、中厚板、熱軋帶鋼等所謂高端產品產能利用率不足70%。

 

 

    高端項目集中上馬

 

 

鋼企紛紛瞄準高端產品,經濟下滑的現實又使得高端產品需求不旺,最終高端鋼材只能賣個低端的價。

 

 

 

近年來,鋼鐵業高端產能呈爆發性增長。據介紹,2004年《鋼鐵產業發展政策》實施前,全國板卷軋機僅19套,2012年猛增到86套,產能利用率由80%下降到59%,供需關系逆轉。

 

 

 

另據我的鋼鐵網分析,以鋼材中的“貴族”中厚板為例,近幾年大型鋼企大干快上了一大批產能,由于該產品專用性較強,市場需求有限,導致嚴重產能過剩。

 

 

 

與此同時,曾經憑借高附加值供不應求而風光無限的熱扎板卷,隨著供求關系的轉變,如今也風光不再。

 

 

 

河北一家大型鋼鐵企業負責人說,前幾年受轉型升級大氣候影響,有些鋼廠只生產高附加值的產品,不屑于普材,但是中高端產品需求有限,沒法實現規模效益。在整體市場需求較弱的前景下,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顱”,和中小鋼廠搶普材的飯碗,導致同質化競爭嚴重。下游用戶正是看到了這一狀況,用招標把價格一降再降。

 

 

 

“轉型升級”后的鋼鐵業沒能擺脫產能過剩困境,仍然處于虧損邊緣。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鋼鐵行業整體運行艱難。17月,我國粗鋼產量同比增長7.1%,而去年同期增幅只有2.1%,行業平均銷售利潤率只有0.23%。

 

 

 

一些國有大型鋼鐵企業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將鋼鐵產能過剩主要歸咎于民營鋼鐵企業的產能大幅增加。他們指出,2000年民營鋼鐵產量只占全國的7.7%,經過十多年的發展,2012年達到了48.4%,民營鋼鐵產能增量占了現有鋼鐵過剩產能的主要份額,整個鋼鐵行業集中度不升反降。

 

 

 

上述情況的確存在。一位每周都要開會給員工鼓勁兒的河北一家民營鋼廠老板說,剛剛過去的8月,鋼廠虧損了1個億,但考慮到穩定,他不會大幅減產。

 

 

 

但一些民營中小鋼鐵企業認為,在中國鋼鐵行業的企業規模結構中,大企業在鋼鐵產業政策引導下是主要的板帶材生產商,而中小企業主要是傳統長材、建筑用材生產商,二者差別化發展。從當前情況看,傳統的低端產能即長材、建筑用材雖然是微利,但銷售基本穩定,而所謂的高端板帶材則出現了嚴重的產能過剩。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鄧崎琳也表示,當前我國鋼鐵業的產能過剩,簡單用總量過剩來概括并不全面,真實情況應該是結構性過剩。當然,鋼鐵行業由以前一窩蜂投資低端鋼材領域,延伸到高端鋼材領域。

 

 

 

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的河北省幾家生產高端板帶材的鋼鐵企業負責人亦坦承,由于國內市場競爭激烈,產品銷售出現前所未有的危機,在對外出口中遭受反傾銷的壓力越來越大,必須尋找新的出路。

 

 

 

鋼鐵產能越淘汰越高

 

 

 

“最近幾年中國加大了淘汰落后產能的力度,但新增產能的速度遠遠大過淘汰落后產能的速度,所以就帶來了產能過剩的問題。”工信部部長苗圩對外稱。

 

 

 

多年來對鋼鐵業產能過剩進行調控的實際效應偏離預期,出現產能越淘汰越高的現象。

 

 

 

記者從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了解到,目前國家淘汰鋼鐵產能的衡量標準主要是產能和規模。根據國務院2010年公布的“九大行業淘汰落后產能目標”,鋼鐵行業須淘汰

400立方米及以下煉鐵高爐,30噸及以下煉鋼轉爐、電爐。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由于把“裝備大型化”作為產業升級的重要標志,企業為了跨過門檻得以生存,紛紛“汰小上大”,鋼鐵產能不減反增。

 

 

 

2009年,為應對經濟危機,我國出臺了包括鋼鐵在內的十大產業振興規劃,政策鼓勵企業發展高端鋼材產品,企業鋼鐵產品向高端化、終端化、專業化邁進。隨即,鋼鐵業又出現了“汰低端上高端”的趨勢。

 

 

 

在部分業內人士和行業專家看來,行政審批式鋼鐵產能調控政策已經顯現弊端,沒有遏制住鋼鐵業產能迅猛擴張。

 

 

 

一個鋼鐵企業老板向《經濟參考報》記者抱怨說,試想政府組織一幫專家、官員、行業協會人員等,千辛萬苦擬定出哪些是要鼓勵的品種,哪些是要限制的品種,且從政策的起草至最終定稿花很長時間,等到成文對外發布時外圍的環境有可能發生很大變化,曾經鼓勵的品種可能已經過剩,而限制的品種可能會成為鼓勵的。另一些鋼鐵企業老板指出,政府部門和行業協會,無論是在壓產時,還是在公布市場行情時,過多地強調了產能,而缺少鋼鐵品種的供需數據分析,造成市場信號失靈,投資盲目。

 

 

 

有專家表示,過去是“汰小上大”,現在是“汰低端上高端”,如果國家不嚴格控制新產能的投資項目,下階段我國的高端鋼材市場或將重演無序競爭老路。

 

 

 

新建產能一味求“大”

 

 

 

劉效良指出,鋼鐵行業長期以來實施的“核準制”政策,片面追求大型化,大高爐、大轉爐、大板卷軋機超常發展,而單純提高“板管比”,使大型國有鋼鐵企業90%新建產能“被板材化”。

 

 

 

接受采訪的一些鋼鐵企業老板表示,近些年,政府部門在投資方向指引上,一直把“裝備大型化”作為產業升級的重要標志,好像只要上了高端產品設備就萬事大吉了。引導企業把高爐、轉爐越建越大,同時盲目與發達國家比“板管比”。于是,大型企業爭相上板材生產線而放棄長材生產線,造成板材產能過剩程度遠遠高于長材。

 

 

 

“板管比”是板材和

管材等所謂的鋼鐵高端產品占全部鋼材產量的比例,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提供數據顯示,我國鋼材市場板管比為30%多,發達國家板管比已超過50%。

 

 

一些鋼鐵企業負責人說,地方政府學習發達國家片面追求“板管比”,企業投資離不開政府和金融部門支持,很難逆著潮流干。但由于鋼鐵下游產業如裝備制造業等總體發展還未升級到這個程度,高端品種需求還沒那么旺,有些投資顯得很盲目。隨著大量熱軋、

冷軋機的重復建設,板材出現了嚴重過剩。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來到河北省一家主要生產中厚板的民營鋼鐵企業時,負責人劉老板正在為日漸減少的訂單發愁。以前生產長材時,日子還勉強過得去,近幾年不斷提升產品檔次,趁機殺入高端鋼材生產領域,沒想到競爭更加激烈,現在每年虧損幾個億?墒情_弓沒有回頭箭,他們準備再上一個鍍鋅板的生產線,因為現在傳統的低端項目貸不到款,銀行也鼓勵上高端項目。

 

 

 

對此,中國金屬學會理事長、原中國工程院院長徐匡迪在近日舉行的中國鋼鐵技術經濟高端論壇上表示,鋼鐵行業的低迷期還要持續5年左右,行業“冬天”才剛剛開始,不應將高爐和電爐容積、鋼材品種、企業規模作為淘汰落后產能的標準。

 

 

 

高端投資熱潮方興未艾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會長、

寶鋼集團董事長徐樂江認為,盡管我國目前鋼鐵需求增長率明顯下降,但還未出現負增長,產量峰值還未到來,估計這個拐點和峰值為期不遠,預計在“十三五”期間。

 

 

“鋼鐵產能過剩,是經濟發展過程中的一種‘病態’,需要及時對癥下藥加以醫治。”記者在調研時,聽到一些業內專家打出這樣的比喻。“病情”分輕度、中度和重度,鋼鐵產能“過剩程度”幾何?業界說法不一。

 

 

 

按照業內的說法,75%80%之間的產能利用率為輕度產能過剩,70%75%之間為中度產能過剩,而低于70%就是嚴重的產能過剩。

 

 

 

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到2012年底,國內煉鋼產能約9.76億噸。在近日舉行的中國鋼鐵技術經濟高端論壇上,中國金屬學會理事長、原中國工程院院長徐匡迪說,據預測到“十二五”末,我國鋼材需求量將達到6.8億至7.12億噸,折合粗鋼需求量為7.16億至7.50億噸。從現狀來看,鋼鐵企業的擴張沖動還在持續,2013年已開工項目510個,如果上述在建、設計、規劃項目全部投產,我國煉鋼能力將達到10.2億噸,產能過剩問題堪憂。

 

 

 

一位鋼鐵企業老板認為,計算產能利用率關鍵是選擇什么樣的產能基數,現在業界是存在好幾個版本的,真實產能幾乎是一個迷。鋼鐵項目審批就如計劃生育,老大是獲得準生證的,而老二、老三卻是“私生子”,到現在他們也長大成人了。業界盛傳,未批先建的“黑戶”太多了,全國僅有40%的鋼鐵產能獲批了,另外60%的產能卻是未批先建的,這些產能數字會不會漏統?這位鋼鐵老板的判斷是,鋼鐵產能過剩目前極有可能已經處在中度過剩和重度過剩之間,需要高度警惕。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通過對產能利用率與產能過剩之間關系的分析,現在的鋼鐵業產能利用率在70%80%之間,所以可以確定為鋼鐵產能過剩在輕度和中度之間。

 

 

 

徐樂江則在一次公開場合提出,在2006年前中國就不存在鋼鐵產能過剩的問題。包括高端產能在內,鋼鐵行業現在處于輕度過剩狀態。“不要過度妖魔化鋼鐵行業的產能過剩問題。”徐樂江認為,適度的產能過剩有利于行業的充分競爭,對需求方來說是有利的。我們需要的是充分競爭,但要避免惡性競爭。目前出現的所謂高端產能過剩實際是產量的短暫過剩,是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和產業升級過程中鋼鐵與下游產業發展周期不同步的必然現象。

 

 

 

河北鋼鐵集團總經理、

唐鋼公司董事長于勇說,伴隨著國民經濟的高速增長和對鋼鐵的剛性需求,中國鋼鐵業完成了規模擴張、裝備升級、產品檔次提升等原始積累過程。任何一個產業的生命周期一般都要經歷初創、成長、成熟和衰退4個時期,成熟期的一個普遍規律就是產能過剩,目前鋼鐵行業只能在發展中逐步解決這個問題。

 

 

跳出高端產能“過剩程度”之爭,鋼鐵業不得不正視的問題是,高端鋼材領域還將迎來更多的挑戰,眼下這股高端產能投資熱潮不過剛剛開始,未來投資力度或不降反升。

 

 

 

一些業內專家認為,高端鋼材領域的挑戰主要來源于此前生產低端鋼材的大量鋼廠。隨著低端鋼材逐漸失去市場競爭力,大量淘汰技術實力較低的鋼廠,這些鋼廠不斷加大對生產技術研發投入,趁機殺入高端鋼材生產領域,是遲早的事情。在此壓力下,中國的鋼鐵行業在未來投資力度或許會不降反升。

 

 

 

市場和政府角色定位亟待厘清

 

 

 

針對鋼鐵業近期出現的“高端產能過剩”現象,一些專家認為,厘清市場和政府在解決鋼鐵產能過剩中的角色定位至關重要。

 

 

 

執法不嚴或選擇性執法是目前淘汰落后產能的最大障礙。防止“高端產品過剩”,避免重蹈低端產能過剩的覆轍,政府之手也不是沒有作為。如一部分的鋼廠在投資新產能中,存在著不等審核通過,先斬后奏等亂象,國家如何有效遏制這一系列有違統一規劃布局的現象,對后期鋼鐵行業生存至關重要。

 

 

 

河北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薛志敏認為,要建立科學嚴格的市場準入門檻,設計有效的退出機制。鋼鐵產能調控應該將環評標準與稅收相結合,使得不符合能耗、環保標準的企業沒有利潤,地方政府沒有稅收。依據國家環保標準建立鋼鐵產能綠色認證評級和市場準入制度,在嚴格監管鋼鐵企業節能減排指標的基礎上,根據排放的高低試點開征梯級環境稅?煽紤]將環境稅全部列為省級財政收入,強化省級政府淘汰落后產能的主體作用。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葛察忠說,有必要建立“鋼鐵產業調節基金”,專項獎勵優勢鋼鐵企業環保、技改投入。在這之前,建議國家加快建設鋼鐵企業環保監測網絡,為開征環境稅提供科學依據。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一位專家認為,建立并完善鋼鐵資本退出的交易平臺也十分重要。資本的自由進入必須要與資本的自由退出相對應。我國亟待建立適合大宗交易的第三方平臺進行鋼鐵產權交易,方便鋼鐵資本退出鋼鐵行業。長期以來,我國鋼鐵行業的并購重組多是在行政主導下實現的,這種兼并重組絕大多數是增量重組,謀求規模的進一步擴大,即使是重組過程中淘汰了部分落后產能也會被更多的新增產能所覆蓋。國家應該出臺相關政策,鼓勵鋼鐵企業進行市場化的減量重組,對鋼鐵企業在兼并重組過程中削減淘汰的落后產能可按噸位給予企業一定的補貼或一定年限內的稅收減免。(經濟參考報)

 



李小姐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賈小姐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葉小姐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侯先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銷售一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肉欲娇宠(H)皇帝篇31,国产精品videossex久久,鸭王2,蜜月AV手机在线看片,性xxxxfreexxxxx高跟鞋,男女一边摸一边做爽爽的免费文字,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亚洲专区无码web,成 人 黄 色 网站在线播放,久久婷婷五月国产色综合,成 人 黄 色 网站在线播放,苍井空A毛片手机在线视频,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高清热,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黑人巨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不卡,久久久精品人妻久久影视,撕开胸罩胸奶头玩大胸动态图片,绑床头贯穿哭囚禁h,欧美色图片,阿娇与冠希13分钟无删减视频,日本h无遮挡全彩翼漫画,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亚洲日韩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